【杨野的禁脔系列七--慧黠老板娘~张丽如】(23)作者:御马迎风   人妻小说 
字数:9600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        慧黠老闆娘~张丽如(二十三)

  「哈哈哈哈……」杨野仰天长笑着。

  他终於征服了这个美丽新娘的意志,接下来他就要尽情享受这具成熟迷人的肉体!

  於是,他将张丽如的娇躯翻了过来,再次探出手指,玩弄起了张丽如的肛门菊穴!

  「哦……」张丽如巧緻的樱唇里,发出羞耻淒婉的呻吟。

  看到这里,杨野不禁再用手掰了掰张丽如丰腴的美臀,深藏在其中的肛蕾也随之显露出来,细密的褶皱,再配上嫩红粉润的色彩,简直就是一朵精美的嫩红色菊花。

  杨野试着用中指在菊蕾上轻点,只见那朵精緻的菊蕾敏感地,向里面缩了一下,细密嫩红的褶皱一张一缩,甚是诱人。

  杨野顿觉有趣,便壮起胆子继续逗弄那朵菊蕾,看着菊蕾嫩红褶皱的收缩、闭合、收缩、闭合……

  与此同时,被玩弄菊蕾的张丽如,呼吸又开始急促起来,身体滚烫如火,体温急剧升高。

  「啊……」经历了多次的浣肠调教之后,张丽如的菊穴本就敏感,再加上这段时日的频繁调教,杨野轻轻触碰,都能勾起她的情欲,自然忍不住叫唤起来。
  杨野将一根中指顶了进去,只觉得张丽如的肛肉温软滑嫩,从四面八方挤压自己的手指,而起随着指节深入,四周更是泌出一层油脂。

  张丽如只感到一阵难以形容的痠涨滋味,从正遭受杨野玩弄的肛门菊穴里传来,而且迅速地漫延到下体各处!

  张丽如感觉到有些奇怪,这一次被杨野用手指玩弄抠挖羞耻的小肉洞,却没有让自己感到之前被浣肠时的那种疼痛和难熬,她反而感到一种说不出的感受,又痠又痒,又胀又麻,从肛门菊穴里传来,好像快感一样迅速袭上了她的心头!
  这使得张丽如忍不住感到既恐惧又羞辱!她不得不努力克制着肉体上的官能感受,才不至於从自己的小嘴里,发出令她无地自容的娇喘、呻吟,将一旁的丈夫伤得太重。

  杨野很快就发现,尽管这个属於自己的美艳新娘子,不停地摇晃着螓首,彷彿是在排斥、拒绝的模样,但是她的娇喘声,却已经逐渐地急促了起来,雪白弹翘的丰腴臀肉,更好似挑逗一般轻轻地扭动起来,自己的手指,在抽插玩弄着的紧密菊穴里,更是传来惊人的收缩力!

  张丽如那饱遭调教的赤裸肉体,毕竟是诚实的。

  杨野立刻意识到了,张丽如的肛门菊穴,是如此的敏感而娇弱,以至於在遭到自己如此羞辱之后,依然会反应出最诚实的感受!这使得杨野越发地兴奋了起来,於是他加紧了手指的抽送。

  越来越强烈、越来越清晰的快感,从肛门菊穴中有如潮水般涌来,在屈辱和肉欲中挣扎的张丽如,泪如雨下、无声悲泣起来,她好恨自己,为什么这么快就惨败在了自己敏感成熟的胴体之下!

  「啊……不……不要再动了……啊……不……不要啊……呜呜……」张丽如终於崩溃了,丰润雪白的臀肉,不断地颤抖耸栗着,嫣红精緻的樱唇里,忍不住发出性感的悲鸣和哀吟!

  两眼通红的赖俊伟,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深爱的妻子,在眼前男人的玩弄之下,肉欲快感瀰漫全身,终於在极怒攻心之下,喷出了一口血后,昏厥了过去。
  此时,杨野的另一只手,顺着张丽如颤抖的美腿摸去,发现这个完全沉浸在羞耻快感中的娇艳新娘,不仅肛门菊穴极其敏感,那诱人柔媚的小嫩穴,竟然都已经泛起了温热湿润!

  「哇,老婆你好淫荡喔!玩你的小菊花,你也能兴奋。」杨野将张丽如的小穴中,所分泌出来的玉液阴津,用手指沾了沾后举了起来,淫笑着说道。

  只不过此时的张丽如,已经听不到杨野下流的言语了,更看不到赖俊伟的喷血昏厥,她已经完全沉浸在了肛门菊穴被手指抽插玩弄,所带来的胀实与畅美之中!

  猛然,张丽如的性感娇躯一阵颤栗,感觉到那两根原本肆虐着肛门菊穴的手指,从已经抽了出来,紧接着一根熟悉、可怕的巨大肉棒,正顶在了自己娇嫩无比的小菊穴上!

  就在这一瞬间,张丽如原本已经崩溃了的意识,突然清醒了过来,她猛然意识到自己即将面临的处境,那便是残酷的肛门奸淫。

  「终……终於要来了吗?!」张丽如忐忑不安地想道。

  张丽如的双眸紧闭着,白玉般的小贝齿更是紧咬着,一双粉拳更是用力到指节苍白,更是想开口求饶:「别……」

  可是还没等到她求饶,杨野已经奋力地挺腰送臀,将勃起的巨大肉棒,就像一支坚实灼热的铁杵,强行地往张丽如的肛门菊穴最深处,缓慢而坚决地插了进去……

  只见肛门菊穴的四周,一时无法承受这样巨物,边缘在刹那间绷紧至极,然后泛成惨白,接着迸裂了十余道伤口。

  张丽如脑袋「嗡」的一声,好似四分五裂的剧烈疼痛,从异物入体处如爆炸般传遍了全身,约有数秒钟的时间,她感到腰部以下失去了知觉,紧接着又是感到自己的身体,如同被活生生扯开一般。

  「不……啊……」几乎在同时,张丽如猛地感到自己的肛门菊穴,被一根粗大、狰狞的肉棒,粗暴的撑开插入,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声,从她的嘴里脱口而出。

  「好紧……嘿嘿……真的好紧……」杨野兴奋的连连吼叫,感觉体内兽性的血液在不断沸腾,转化为一阵又一阵狂热的佔有欲,「我……实在太幸福了……
  呼……太爽了……「

  张丽如痛得几乎快要昏晕了过去,她那雪白柔软的臀肉,不住地痉挛、抽搐着,上面已佈满了细微的汗珠;菊穴处就像似被利刃贯穿了一般,四周的肉褶都被完全地扩张撑平了。

  「呼……我终於得到你小菊花的第一次了……哈哈哈……」杨野的佔有欲,简直到达了无以复加的程度,全身一动也不动,充分地享受着这处女菊肛的紧凑和温暖!然后,接着将自己的巨大肉棒,继续毫不留情地猛插到底。

  「啊……不……停下来……呜……呜……好痛……啊……求求你……快拔出去……」娇滴滴的孕妇新娘张丽如,有如失去控制般大声哭喊着。

  娇美的小蛮腰,被杨野的双掌紧紧地箍住,张丽如唯能发自肉体本能地左右晃动着雪白弹翘的臀肉,在痛苦悲怆地挣扎之中,只觉得那只可怕无比的巨物,完全插进了自己的肛门菊穴里,从未被撑开的肠壁皱褶,产生出难以形容的火辣涨痛,使得她的芳心深处,猛然升起了欲求一死而解脱的想法。

  「宝贝,怎么样?感觉如何呀?比起你第一次结婚的时候,哪一次开苞的感觉更难忘、更爽快呀?嗯?回答我啊……」杨野愉悦无比地一边问道、一边意气风发地驾驭着胯下的美娇娘张丽如,享受着巨大肉棒被肛门菊穴紧紧夹箍的强烈快意,那种感觉,使得他通体舒畅。

  「呜……呜……不要啊……」今时今刻的张丽如,方才真正体验到所谓『破肛』的感受,那种火辣辣的痛感,清晰地告诉她,自己娇嫩的菊穴,已经被杨野完全撑裂、撕开了。她甚至能明确的感觉到那只粗大的怪物,是如何撑开自己的肛门黏膜,好似一支坚硬无匹的铁杵,在自己的体内肆意凌虐。

  赖俊伟再次醒了过来,映入眼前的景象,却让他惊讶地说不出话来,可是心里却彷彿有个声音,在不停地呐喊与自责。

  他真恨不得能马上解救爱妻於水火之中,可惜他却什么事也做不了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杨野,将那只又粗又长的『怪物』,将张丽如那个富有弹性的迷人菊肛,完全撑开并凹陷下去,形成了一个深不见底的肉洞!

  终於,杨野动作了,他伸出了双手,将张丽如丰满雪白的臀肉左右分开,浑浊的喘息声中,在她紧密温暖的肛门菊穴中,缓缓地抽插起来。

  「啊啊……不行了……不行了……」奸淫的动作虽轻,却是无时无刻地拉扯着伤口,张丽如痛苦得几乎快要窒息了,她嘶声哀号着,弹翘的臀肉后面,被那只狰狞、巨大的肉棒,完美地镶嵌在一起,赤裸婀娜的雪白肉体,狼狈万分地扭动摇摆着,散发出悲惨、淫荡的淒美风姿!

  血脉贲张的杨野,逐渐加快了抽插的速度……

  「不要啊……要、要裂开了……求求你……呜……呜……」张丽如痛不欲声地大声哭喊,犹似杜鹃啼血般的哀求着,跪伏着的赤裸的胴体,激烈地摇晃挣扎起来!

  杨野丝毫不理会美丽新娘哀怨淒婉的泣求,尽情地享受着在『洞房花烛夜』里,将心爱的美娇娘,残忍『破处』的无上过程。

  锁在囚笼里的赖俊伟,目睹着这一切,悲愤的泪水再次满溢出眼眶。

  「对不起……丽如……对不起!我没用……我救不了你……」赖俊伟泪流满面地在心中忏悔着,他咬紧牙关,不断地摇着头。

  随着时间的推移,痛感因为疲劳而渐渐地减弱了,再接下来,火热的肛门菊穴,竟然开始感受到丝丝的快意。而这丝丝的快意,就彷彿溪水汇入小河、流入大海一般,逐渐累积的越来越多,很快就化作了汹涌澎湃的淫浪欲潮,将张丽如整个身心全都淹没。

  「啊……不要了……啊……求求你别这样……快结束吧……呜……呜……」
  张丽如的嘴里,忍不住发出了淒婉的哀鸣!她感受到杨野异於常人的粗大肉棒,深深地插入了自己娇嫩的肛门里,一种强烈的充实和酸痛,猛然地狂袭上她的意识,使她感觉自己的菊肛,几乎要被撕成了两半!

  那种令张丽如无比羞耻的滋味,再次从那正被奸淫着的肛门菊穴里传来,甚至比刚才被杨野用手指抽送玩弄时更加强烈!张丽如彻底迷惑了……她没想到自己的肉体,竟然会在那么短的时间里,变得如此地敏感和堕落!

  尤其令她无地自容的是,这是自己第一次的『肛交』,那里是排泄的地方,可是自己居然还是产生了如此丢尽颜面的生理反应,被男人从肛门里,奸淫出了官能的快感!她的芳心里又是绝望、又是羞耻,痛哭哀嚎的更大声了:「呜……
  呜……求求你……不要了……啊……呜……「

  无穷无尽的极乐感受,杨野内心充满了至极的优越与自豪,心中忍不住呐喊道:「爽……太爽了……这个小洞干起来实在太爽了!虽然比不上『臻奴』,但是和其他女奴相比,却也丝毫不逊色。」

  「嗯……呜……嗯……」这才经过没多久,张丽如就没有力气再挣扎了。她那诱人垂涎的娇躯,瘫软地趴在大床垫之上,嘴里吐出虚弱的嘤咛,任凭杨野恣意地抽插着自己首次承欢的肛门菊穴。

  「你知道为什么你会有这种下场……」杨野挥汗如雨地一边抽插、奸淫着,一边说道:「都是因为你的『前夫』,因为他的执着,才把你害成这样……」
  「是啊!为什么……为什么你要这么坚持……为什么你就是不肯放手……」
  身心俱受重创的张丽如,脑海中一片浑噩,将杨野的话一字不漏地听入耳中,更是深植於内心深处,於是,她痛不欲生地在芳心深处嘶喊、泣诉着:「呜……为什么你要让我那么羞耻……呜……为什么你要让我那么痛苦……」

  但是转眼之间生理上的反应,很快地又佔据、充斥着张丽如的身心,在悲哀的哭泣之中,开始夹杂起了一些甜美的喘息和呻吟,这种呢喃一般的呻吟,从张丽如的嫣红小嘴里发出,更是显得是那么地诱惑和妖艳!

  囚笼里的赖俊伟,又喷出了一口血之后,再次昏厥了过去。

  而杨野却抽插得越发起劲了!他的下身,持续不断地冲击着张丽如雪白弹翘的臀肉,清脆地发出一种令张丽如羞愤欲死的肉体撞击声。

  张丽如只觉得自己的双眼开始迷离,彷彿灵魂已经逐渐地离开肉体,慢慢地连娇吟的声音,也快发不出来了……

  杨野很快便注意到了新娘子的状态,心中莫名其妙地升起一股怜惜之情!於是,猛力地抽插了数下后,迅速地将巨大的肉棒完全抽拔了出来。那股在张丽如直肠里积蓄多时的肛裂之血,顿时随之喷溅而出,洒落在了床单上,很清晰的留下了又一朵『破处』的鲜花!

  「啊……」一声淒厉的惨呼,好像回光返照般,从张丽如的嫣红樱唇里,悲喊而出。

  当一切停止,极度的屈辱,又再次狂袭张丽如脆弱的芳心,然而就在肛门的压力,骤然释放之时,同时产生了终於解脱的快感,一种难以启齿的生理愉悦,竟从刚刚遭到抽插奸淫的菊穴里涌起,前面的小嫩穴,更是产生一阵高潮。
  杨野立刻将旁边的箱子取了过来,拿出了一卷书法用的宣纸……

  张丽如依然保持着原先的姿势,陷入了精神恍惚的半昏迷状态。

  杨野打开了宣纸,轻轻地按压在新娘子鲜血淋漓的菊花穴口,等到宣纸沾染上血液之后,才换另一个空白处……如此的周而复始,直到伤口不再流出血液为止。

  止完血后,杨野扶着自己的新娘子,让她舒服地躺下来休息,这才打开皱了的宣纸,细细地欣赏起来……

  只见雪白的宣纸上,佈满着触目惊心的血渍,宛如一朵朵艳红的菊花,栩栩如生!杨野志得意满地数了一数,一共一十九朵。

  神识稍复的张丽如,看到男人得意洋洋地欣赏着自己的『落红』,屈辱、羞愧地合上了双眸。

  接着,杨野将沾着肛血的宣纸,平铺在铁栏杆之前。

  张丽如双眸无神地望着杨野,呢喃道:「你……」

  杨野走到新娘的身边,柔声地说道:「这幅画尚欠最后一道工序,就让我再干你一次吧……」

  张丽如轻叹一口气,缓缓地闭上了绝望的美眸。

  杨野笑道:「宝贝,咱们换个姿势……」

  话一说完,杨野立刻将她扶了起来,来到囚笼的前面,然后从背后搂住了张丽如的纤柔柳腰,接着分开了她修长嫩滑的一双美腿!

  「不……不要啊……啊……太大了……啊……」张丽如立刻知道了杨野的企图,正扭过螓首想要加以拒绝的同时,却被一只庞然大物猛然地插入,被佔有的快感,一阵阵狂袭而来,刹那间白嫩的娇躯,感到酥软难当。

  杨野一手压住她那雪白如丝缎般的匀称裸背,一手抬起了纤细的小蛮腰,奋力地抽插起来,结实的下腹,重重地撞击着雪白弹翘的臀肉,发出了肉与肉的碰击声。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轻一点……啊……」张丽如的意识逐渐空白,嫩白丰腴的臀肉,更是不住地颤动着,

  杨野感觉到无比的畅爽,抽插地更快速、更用力,一面低下头去,舔她的粉背上淋漓欲滴的香汗,一面说道:「这种姿势就像是野兽在交配,是最原始的方式,呼……真爽!我的宝贝儿,你喜不喜欢啊?」

  张丽如的娇躯上,不断地渗出汗珠,巨大的肉棒,带出源源不绝的爱液,流淌了下来,她圆滑的大腿内侧,早已一片晶莹湿亮,更在白色的丝袜上,留下了一片片的湿渍。

  杨野的手放开了纤腰,两只手掌用力地分开张丽如丰满的臀肉,『巨蛹屌』奋力地撞击着血红色阴唇间的『蚕囊韧穴』。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呃……啊……」张丽如将螓首埋在一双粉臂之中,嫣红的樱唇间,逸出了痛苦与欢愉交缠难解的娇吟。

  庞然巨物的激烈进出,拉扯着肛门菊穴的撕裂伤,所带来的疼痛,冲击着张丽如弱质娇躯!她能做的只有咬牙苦忍,任由杨野肆意奸淫、蹂躏着。

  随着时间的逝去,肉体逐渐习惯了疼痛,更没想到的是,疼痛已经转变成性爱欢愉的触媒,使得张丽如越发迅速陷入肉欲狂潮。

  杨野低下头仔细地看着,只见饱遭摧残的残菊花蕾,正在微微地张合着,而那香滑紧致的小嫩穴,更被扩张到了最极限,晶莹闪亮的玉液阴津,不住被巨大的肉棒挤溅、甩喷而出,点点滴滴的洒落在地上的宣纸之上。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张丽如持续不断地吟叫着,那头柔亮乌亮的秀发与雪白的新娘头纱,随着她摇晃的螓首,左右飞扬着。

  杨野满足异常,巨大、狰狞的肉棒,在张丽如的嫩穴里,越发地坚挺肿胀,硕大、紫红色的凶猛龟头,更是如同舂米一般,猛烈地撞击着柔软、娇弱的子宫颈口。

  「啊……」张丽如的螓首猛然向上一扬,发出了一声高亢的哀鸣,接着娇躯狂颤,再次达到了极乐高潮,一双曲线完美的玉腿,再也无法承受负荷,渐渐软倒,跪了下来。

  杨野的身体,随着张丽如的软倒调整着高度,抽插的速度却是越来越快,终於脊椎感到一麻,浓稠腥臊的精液,狂喷而出……

  此时的张丽如,却已经无法发出声音了。

  杨野抽出了狰狞的肉棒,让张丽如慢慢地躺了下来,接着移动到她嫣红玉润的脸蛋旁,将炽热滑腻的巨大肉棒,在张丽如的俏脸上,缓缓地擦拭着,将龟口挤出的残留精液,均匀地涂抹在她的绝美娇靥上,

  张丽如脸色苍白,娇喘细细,星眸半闭,瘫软着身子,任由杨野恣意妄为。
  杨野抽出几张面纸,将新娘子的私密处擦拭乾净,然后捡起自己的西装盖了上去,接着亲吻了几下张丽如的小嘴,轻轻地说道:「爱妻你累了,先休息一会吧!」

  张丽如似乎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,无力地轻声说道:「呜……你……放了他……」

  杨野温柔地抚摸着她的长发,柔声道:「我等一下就会放他离开。」

  张丽如放心地点了点头,闭上了双眸,陷入半睡半醒之中。

  看着她恬静的睡容,杨野的心中,不由地燃起了无与伦比的自豪与骄傲。
  欣赏了好一会儿,杨野才抬起头来,走到囚笼前俯身拾起了那张宣纸,细细地观看起来……

  只见半湿不乾的白色宣纸上,十九朵血红精巧的小菊花,依然历历在目,唯一不同的,是那些美丽的小雏菊,在喷溅了淫津之后,一朵朵渲染开来,绽放在男人的面前,争奇斗艳。

  「啧,大功告成!」杨野满意至极,朗声说道:「真美,『寒花开已尽,菊蕊独盈枝!』,秋菊凌霜图,『泼墨』完成!」

  「哈哈哈……」杨野的开怀大笑,让昏迷的赖俊伟以及沉睡的张丽如,慢慢地清醒过来……

  杨野从箱子里取出了一瓶墨汁、一方砚台,接着将墨汁倒了少许在砚台里,最后再拿出大小楷的毛笔各一枝,搁置在砚台边上。

  抬头看了一眼正在凝望自己的美艳新娘,杨野开心地露齿一笑后,拿起了那枝狼毫大楷,濡饱墨汁后,在那张绝妙的丹青画作上,大笔挥毫。

  不一会儿,杨野抬起头来,得意洋洋地拿到张丽如的眼前,摊开后说道:「宝贝,你看!我们夫妻携手同心的『傑作』,漂不漂亮?」

  张丽如睁开双眸,只见画作上题着几个字:『十九红菊傲霜图』。

  笔法粗鄙、字迹拙劣,难入书法名家之眼,但是,唯一的优点,就是笔力苍劲豪迈。

  张丽如双眸无神地看着画作,不发一语。

  「宝贝,你的夫君已经『题名』了!现在只差你来『落款』了。」杨野微笑道。

  闻言,张丽如的性感娇躯微微一颤,迟疑了一会儿之后,努力地撑起了自己的身子,虚弱地坐了起来,在起身的过程之中,却晃荡起了一波波诱人的乳浪肉涛。

  此时杨野已经将手上的画作铺好,又把砚台与狼毫小楷移到画作旁边,并将毛笔沾饱了墨汁。

  张丽如勉强起身侧坐,随手将螓首上凌乱的新娘头纱往身后一拨,叹了一口气后,果断地拿起毛笔,在画作下方落笔书写。

  咬紧牙关,下笔迅速,丝毫不拖泥带水,毕竟现在自己要写的字,在这段时间的训练里,早已经被杨野调教得滚瓜烂熟!

  凝聚着一口气,洋洋洒洒的一段『落款』,迅速地完成了!放下毛笔之后,张丽如全身的力气,宛若被抽乾了一般,躺了下去。

  杨野拿起了画作,只见上面的小楷字,字体娟秀、清隽脱俗,唯一的一点小缺点,就是字迹有些颤抖。

  摇头晃脑地欣赏了一会儿,杨野突然问道:「老婆,你学的是什么字体?怎么这么好看。」

  「卫……卫夫人体……」张丽如虚弱地回答道。

  根本搞不清楚『卫夫人』是何许人的杨野,不愿让自己的女人看轻,所以厚颜无耻地说道:「嗯,不错,不错!写得真好。」

  张丽如无言以对,闭上了妩媚的双眸。

  「你也欣赏一下,我老婆的毛笔字写的很好吧!」杨野故意将其展示在赖俊伟眼前,开心无比地说道。

  赖俊伟睁开绝望的双眼,盯着血迹斑斑的宣纸,泪水已经无声无息地滚落。
  只见那行娟秀的小楷字,写着:

  (张丽如下嫁杨野,菊肛开苞纪念:

  为表示与夫君杨野之情投意合、两相缱绻,终於有情人终成眷属,於洞房花烛之夜,敬献菊肛予夫君杨野开苞破处,以示对夫君杨野之坚贞无悔,盼夫君怜惜、珍爱!

  为妻 杨张丽如含羞敬献。)

  赖俊伟双目彷彿失去生机,呆滞地盯着那幅所谓的『画作』……

  「啧、啧、啧……真是一幅旷世钜作啊!这份绝无仅有的新娘嫁妆,在我心中可是希世的珍宝,价值连城啊……」杨野一边摇头晃脑地欣赏、一边啧啧称奇道。

  张丽如愧疚地看了一眼赖俊伟!只见他那颓唐的神色,呆滞的目光,憔悴不已的面容,内心只感到痛苦、不舍与心疼,虽是如此,却不忍心再看,唯能怯懦地别过螓首,暗自饮泣。

  杨野珍而重之地将张丽如的『嫁妆』收起来,接着转身说道:「还想继续看吗?想看的话……我可以每天跟我心爱的娇妻演给你看!」

  赖俊伟一言不发地看着杨野,没人看得出来他在想什么……

  杨野面带微笑,毫无畏惧地与赖俊伟四目相对。

  在对峙的同时,两人的目光之中,隐隐地透露出一丝杀气!整个房间里,顿时寂静无声,唯有时间一分一秒流逝!

  「嗯……」一声诱人嘤咛传来,打破了空间的冷肃。

  杨野立刻回头看去,只见那道曼妙婀娜的新娘倩影,在一双粉臂的支撑下,已经坐起身来,那一幅饱遭摧残的淫姿媚态,令杨野的巨大肉棒,隐隐有了再次抬头的迹象……

  「你……你答应过我……」张丽如有气无力地开口说道。

  「放心!我知道……」杨野连忙打断美艳新娘子的话,接着转回头,对着笼中之人,冷冷地问道:「这离婚协议书你到底签不签?」

  赖俊伟紧咬着牙根,吐血般地沉声道:「我签……」

  「嗯!这就对了,识时务者为俊傑……」杨野满意无比地点点头,微笑着说道。

  只见杨野先将自己的衣服穿好之后,接着蹲下身来,帮着张丽如将身上的新娘婚纱,重新整理好了之后,打开门,将李胜辉一行人唤了进来。

  李胜辉与四、五个手下一进门之后,立刻毕恭毕敬地说道:「杨董事长,有什么吩咐?」

  「让他在协议书上签名、打手印。」杨野说道。

  「是!」李胜辉应道。

  李胜辉拿出钥匙打开了囚笼的门,两名手下走了进去,解开了赖俊伟身上的锁链,接着让他完成签名、打手印的动作之后,将他的双手反铐在身后,押了出来。

  出来之后,其中一名手下将离婚协议书双手递呈给杨野。

  杨野拿过来看了看之后,高兴地说道:「不错,兄弟们干得很好,等一下我重重有赏。」

  李胜辉众人打从心底笑了出来,因为他们都知道,眼前的杨董事长,最令人津津乐道的就是慷慨、大方!看来大家都要发笔小财了……

  就在大家高兴地几乎得意忘形的时候,双眼无神的赖俊伟,忽然目露凶光,身体奋力一挣,利用这些人没注意到自己的时候,挣脱了架着双臂的两个男人。
  虽然双手被铐,赖俊伟却低着头向杨野冲了过来……

  他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,就算会死得惨不堪言,也要咬下他一块肉来!否则这身为男人最难承受的屈辱,将会伴随自己一生一世。

  「俊伟,你不要这样,你这样你会毁掉你自己的!」就在他即将撞到之时,张丽如不知从哪里生出力气,冲了过来,拦在杨野的身前,想要阻止赖俊伟不理智的行为。

  她害怕了,担心的一幕终於发现了,张丽如知道丈夫爱自己爱得很深,非常的执着,如果知道自己出轨,肯定会和奸夫拼命,甚至杀掉奸夫,这才是她一直担心的事情。

  於是,她义无反顾地阻止他的行为,因为就算他成功了,下场,可能比死更淒惨百倍……自己已经背叛了丈夫,在情感上彻底伤害了这个男人,如果还让他做出后悔终身的事情,自己肯定会痛苦一辈子的。

  此时,就在电光火石的刹那间,在赖俊伟的脑袋,撞向杨野的那一刻,她及时奔到了杨野的身前……

  这是张丽如最后一次与『前夫』的近距离接触,只是她万万没有想到,这接触的部位,竟然会是自己怀胎三月的腹部……

  「啊……」只听到一声惨烈的娇呼,伴随着一道曼妙的白色身影,像断了线的风筝一般,向后腾飞而出。

  在场的所有人,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呆了!

  张丽如的背部,随即撞到了墙壁上,反作用力令她接着向前一扑,

  「不……」赖俊伟红着眼,看着被自己撞飞的『妻子』,发出一声撕心裂肺般的厉吼。

  这一声吼叫,惊醒了错愕中的众人,赖俊伟瞬间被制服在地,迎接他的就是一阵拳打脚踢……

  「我不是故意的……丽如……快……快送医院……丽如……」赖俊伟丝毫不理会加诸在身上的拳脚,狂喊着。

  他竟然伤害了自己最深爱的女人,他只觉得生不如死,逐渐模糊的视线,混着泪水,深情款款地凝望着躺在地上的白色倩影……

  而房中另一个心疼万分的男人,此时已跪在张丽如的身旁,心神大乱的他,第一次那么手足无措,他竟然在此时才明白,自己是如此地深爱眼前的女人……
  「孩子……我的孩子……」张丽如双手抚住自己疼痛的小腹,心疼模糊的眼眸,凝望着自己的双腿之间,一滩触目惊心的血迹,缓缓地从白色婚纱里渗透出来,并且不断地渲染、扩大,宛若冰天雪地之中,绽放的一抹嫣红梅花。

  心神大乱的杨野,早已惊慌地说不出话来,火速抱起自己的新娘子,刻不容缓地火速离开了房间……

  「嗯……」身心俱创,体力严重透支的美娇娘张丽如,再也支持不住了,眼前一黑,终於精疲力竭地昏晕了过去。

              《未完待续》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9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  
评论加载中..